设置

关灯

第六章:遇险被救

    一阵被丢进漩涡吸卷的眩晕过后,入目是层峦迭嶂、不见天日的阴暗树林。风潋潋在队里絮叨过,秘境中心是一片污泥沼泽,沼泽旁边是些低矮的灌木树林,东靠深不可测的黑水潭,西接高耸如云的狼牙山、上面遍布熔岩。这片森林应是在沼泽南边的鬼哭林,而北边则是冻土,寒风凛冽。
    秘境应是人为布阵,将各系元素分隔而成的地貌。森林悠远,里面的魔兽不在少数,雁双微还不知自己是在边缘还是中心,不敢妄动,寻了颗树在旁边布上迷阵,飞身寻了条粗枝盘腿坐下。
    风止涟漪动:“吓死我了,我刚进来就落在沼泽里,还好我反应快,飞出来了。不过还是被那些臭泥怪吐了一身。你们都在哪呢?”
    长夜难明:“泥怪吐出的泥有腐蚀性,潋潋没事吧。我就落在山脚下,离鬼哭林很近。”
    一剑削西瓜:“我太倒霉了,一来就遇上两个趁火打劫的。还好终于甩开他们了。我就落在山上,现在找了个岩洞藏了下。”
    落花人独立:“我在林子里面,看那些路过的魔兽大约练气四层左右,应该没有深入林中。”
    风止涟漪动:“那魏师兄先去找一下微微吧,我应该是靠近冻原那边。待会我们都朝狼牙山去好吗?”
    长夜难明:“好。”
    雁双微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炷香点燃立在地上,香气渐渐散开。魏致养了些寻香蚁,这味香是用其分泌物制成,能寻香万里。
    半刻过去,雁双微听到了几声踏过枯叶的嘎吱声,不确定是不是魏致过来,她捏了些符在手,以防不测。
    来人果然不是魏致,而是两个雁双微不认识的弟子。一个练气四层、一个七层。两人在离雁双微不远的地方坐下休整,不时交谈几句。着青衣那个姓王,蓝衣那个名中有一个浩字。他们是从外处进来,准备去吸引一下这处的一窝剑齿猪。他们落地的运气比较好,现在已凑齐四人,还有一个正在赶来。
    两人还提到方才二人淘汰了两个落单的修士,还从那两人手中搜刮了不少好物。雁双微心头一寒,这两人绝非善类,若被他们发现,怕是也如口中那两人下场一般。最好便是那两人尽快走了,发现不了她。
    可惜天不遂人愿,那两人贴了张隐身符,服了颗丹药隐去周身气息,便跑去洞穴里偷了幼崽,割了颈放血。再度跑向雁双微这边时后面缀了长长一群魔兽,迷阵被群兽冲击,顿时破了,她也从树上显了形,迫不得已跟着逃窜。
    魔兽来势汹汹,见了个修士便有几头转头去追雁双微。林中难御剑,很快那魔兽便到了近前。此时根本无时间布阵,她引燃一把符箓也减不了魔兽攻势,便是爬上树也很快在魔兽冲击下倒了一片。
    那两人惹的魔兽太多了,自己都在玩命逃更不可能去救人。雁双微拼命逃也被魔兽追上,巨口咬来,她捏着玉球,灵盾从玉球中张开,盾破她便会被传出秘境。
    止步二轮,清予应也会笑着说她很厉害的吧。她闭眼等着那股熟悉的晕眩传来,可却听得一声惊雷,睁眼便见面前那头剑齿猪被雷劈得焦黑。随后,一个黑衣修士落到她身旁。黑发用银冠高束,眉目黑沉如墨,挺鼻薄唇,不露喜恶。像是高山雪,又如无尽渊。
    雁双微没想到,最先找到她的是哪个只在灵鉴上发了叁个字的黎夜。她收回已经在破裂边缘的灵盾,起身准备道谢。可还未等她开口,便被面前的人揽在怀中,又是一道惊雷炸响,带来的气浪吹拂两人的发,在空中交织勾缠。
    黎夜一手环过她双耳揽她入怀,雁双微便只听到了一声闷响。她埋首在他颈侧,温热的呼吸吹拂而过,黎夜掐诀的手便有些轻颤。他松开她,后退一步,“没事了。”
    “多谢黎师兄搭救。师兄日后若有何处用得上我,尽管吩咐。”雁双微笑着见礼,触及黎夜眼神时他却匆忙避开了,只是道:“不用,举手之劳。”
    蒙他相救,雁双微觉得他并非面上那般拒人千里之外,对他极其和颜悦色,往日不展的笑颜在他面前却未曾下来过,“黎师兄是如何找到我的?”
    黎夜没有看她,却有问必答:“你的气息。”
    雁双微抬手嗅了嗅,只有方才沾上的魔兽味道,实在是找不出旁的什么特别的气息。不过她也不太在意,便略过了这个话题,转问:“现在没了香,寻香蚁怕是难寻我们了,黎师兄认为我们下一步该如何?”
    “出林。”黎夜依然吝惜言语。
    “那我便知会魏师兄一句,不用来寻我了,一同往狼牙山去可好?”
    “嗯。”
    雁双微说明了情况。得知她已与黎夜汇合,风潋潋很是高兴,说她也已快到狼牙山了。魏致告罪,言他来时遇到了几只魔兽,一番打斗,是以未赶到。他还说会先往狼牙山找何毕,便不与她二人一同了。
    那几只魔兽被黎夜取了魔丹,雁双微则上去让他帮忙划了几块肉收进储物袋。
    事毕后因雁双微方才耗尽了灵力,为省时省力黎夜抱起她几个纵身离去。枝叶在两侧飞驰而过,很快离开了鬼哭林。黎夜便放下她,取出飞剑让她乘上,一同往狼牙山飞去。
    飞剑迅疾,不过五息,便降落在山脚。雁双微出声让他等了一会儿,便见了乘着一枚玉叶飞来的风潋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