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破阵夺魁

    雁双微从心境出来,已是一个时辰后。此时镜中人只余几人未出,下方早已出来的黎夜注视水镜,看到她时松了口气,快步寻来只看见她一脸郁色。
    心境试炼可以说是把人的伤疤挖开逼迫直面,能不能淌过还得看个人意志。黎夜没有立场问她经历什么,拿出自己的灵鉴给她,“比试快开始了。”
    雁双微叹气,用自己的灵鉴与他碰了下,组了队。一旁跟过来的吴止季见到组队的灵光一闪,一声大吼:“黎夜你不厚道,说好一起组队的,你有了美人就忘了兄弟,你见色忘义,你难道忘了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了!”
    雁双微震惊,亏她还信了黎夜在宗内没有朋友,找不到人组队只能落单的鬼话。可现在队伍已定,更改不了了。
    “从未有此事,你别信。”黎夜望着雁双微,面不改色。
    “诶,你扯谎好歹打个草稿吧!当我不存在吗?你忘了小比前我还说过最后一轮我们一起大杀四方,你还说怕我撑不过两轮。怎么现在就只有一句从未了!”
    “现在木已成舟,更改不了了,你还是快点去找人吧。”黎夜终于肯搭理他了,却是道。
    确实快到时间了,左止季也知纠缠无用,恨恨丢下几乎狠话,到场上四处找人去了。
    经过这场闹剧,雁双微愈发觉得黎夜师兄并非如表面上高不可攀、不屑心计,再偷偷去看黎夜,竟能发现隐没在冰寒神色下的一丝尴尬。只是想不通他为何非要与自己这个百人中修为最低的练气二层组队。
    不过等到最后一轮比试的内容公开时这个疑问就迎刃而解了,此轮——闯阵。百人一同落在布阵后看不出变换的擂台上。弗一踏入,改天换日。
    一入阵中,石墙林立,是迷阵。雁双微取出罗盘推算,艮位,一面高墙伫立。她拉着黎夜走过去,黎夜全然信任,没对她拉着他往墙上撞这件事发出任何疑惑。
    两人并无触壁地穿了过去,石林崩毁,换做黑夜。雁双微脚步止住,黎夜以为她是看不见方位,拿出几道火符引燃,火光驱散夜色。
    雁双微敛眸,带着黎夜行向兑位。之后遇到的几个阵法也都迎刃而解,最后的,却是杀阵,一只类似筑基期修为的魔兽留守生门。
    一进生门,便是一个火团迎面袭来。
    黎夜腰间一个圆佩状护身法器张开灵盾,法器自主护主,魔兽喷出的火焰落在灵力壁上,像一场触手可及的浩大的烟火。
    战无可避,黎夜将圆佩摘下,说了句:“别动。”递给雁双微便飞身迎上。
    魔兽形如放大数十倍的夜蝠,肉翅上生着一些火红的纹路。施术时纹路发亮,从口中吐出火团。
    火团飞得极快,但施术的前置太长,黎夜视它朝向便可轻易躲避。不过那火团触地不灭,很快,禁室内便如同火狱。
    温度升腾,两人服下避火丹才觉好受些。蝠类都闻声辩位,除了刚进来时朝着雁双微吐了口火便一直对着黎夜吐去。
    火势猛烈,近不得身,唤雷之术也需时间施展,一时僵持下去。雁双微知道,若此般损耗下去,练气期绝对耗不过筑基,定是必败无疑。
    她捡了一块被火烧得炸开的石头朝夜蝠丢去。
    夜蝠轻松避开,却被这个修为低贱的蝼蚁激怒,火焰燎原飞来。
    雁双微没黎夜那般快的速度,躲避不开,只匆忙喊道:“黎师兄,我来吸引它火力,你施法劈它。”
    火焰触上屏障,传来轻微的裂声,她趁机后跃,剩余的火势擦过灵盾落在地上。
    一击未中,又是一击,雁双微取出青盾去挡。
    一旁的黎夜在雁双微出声前就已经明白了她的打算,来不及担心,便借符中雷霆飞快施术。雷声滚滚,一道紫雷现形,迅捷如光,劈在夜蝠身上。
    而雁双微的处境就很不妙了,筑基期的术不是她区区练气二层能挡下的,先是腰间圆佩碎裂,再是青盾融化,她抬手遮面等待将要来袭的灼痛。
    时间仿佛变得极为漫长,她听到了夜蝠在雷霆中翻滚尖啸声,却没等到那股疼痛。茫然地放下手,不及查看,便被急切飞来的黎夜拥住。
    她头贴着剧烈起伏的胸膛愣神,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切。
    “那团火呢?”声音飘忽,饱含疑惑。
    “触上法衣,被吞没了。”
    黎夜后怕的声音从耳旁传来,雁双微更加疑惑了,伸手推开他,问:“什么法衣。”
    她身上穿的衣衫不过是些凡物,哪来什么法衣。
    黎夜长出一口气,回想当时看到她被巨火笼罩时的惊惶。虽然知道有大能掌控,不会出现危及生命的情况,可他御剑的灵气都被吓得不受控制,从空中跌下。
    落下时看见那火触及衣衫便无影无踪,只外面那层水蓝衣物被烧了个大洞,露出里面洁白的里衣,雁双微毫发无损,还高抬着手紧闭着眼等待火焰来袭。
    这般给她说了雁双微才注意到自己抬起的那只手的衣袖被灼烧了个大洞,可露出的里衣却全然没有被火焰触及的痕迹。
    她伸手抚摸,是凡间丝绸的手感,没什么特殊之处。
    可黎夜所见非假,若不是法衣,怎么解释火焰触及便完全消散了。
    但她怎么回想她所穿衣物,也不过是市集买的成衣,她囊中羞涩,根本买不起绘制了防御法阵的法衣。除了这里衣。
    雁双微想起她每次见陵涯都会汗湿衣衫,而后醒来时身体清爽,里衣也都换了件,因看着没什么精致的绣纹,触感也不过凡物,她便没脱下放回。
    想到这里,雁双微掐诀一道火球落在衣衫,在两双眼睛的注视下突然消散,又施了一道水球,落在上面却明显打湿一块,贴在身上。
    最后得出结论,这法衣防一切具有攻击力的法术、刀剑,但不具备除尘、防水等一般功效,轻轻揉一下都会留下明显的皱痕。确实是一件伪装得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却能防个筑基期法术(不止)的法衣。
    陵涯:一个致力于把每件法衣都制得普普通通、平平无奇的制衣小天才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