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死寂村庄

    雁双微握剑立在风雪之中,手拂过透明的剑身,道:“定会为你制一个最好的鞘。”
    剑颤了颤,似摇头。
    因杀伐而生的剑,无需剑鞘,它化作灵光没入识海之中。
    大雪停了,这本就是剑势所造的领域。因剑而生,剑离而止。
    黎夜飞到她近前,觉她周身气息冰寒,站立其旁如同肉体凡胎无何遮蔽于数九寒天立在冰层之上。
    “是一把神兵。”他出声赞叹。
    雁双微点头,问他:“黎师兄可寻到心仪法器了?”
    黎夜取出一根焦黑的木杖,“就是此物。”
    据黎夜所言,这根木杖木料是一截千年紫檀,雷劈不灭,极其坚韧,具备强大的引雷属性,对雷系法术具有加成效果。
    雁双微只是客套一句,没想到他说得这么详细,一时犯难,不知该不该取出苍山雪介绍一下。
    黎夜像是看出她为难,转移话题道,“虚境待得太久会对身体有损伤,我们出去吧。”
    雁双微点头,两人告知真一,一起捏碎珠子。
    离开观虚海,如同坠落下万丈深渊,无从借力的感觉让雁双微跌坐在地。身体突然凝实有了一种沉重之感,她摇摇头,一股眩晕才退。
    一旁的黎夜表现没她这么剧烈,只是站地晃了晃便立住了,伸手到雁双微面前,等她搭上后扶起。
    他们落点在山脚,转身抬头望去,山林郁郁葱葱,山顶云遮雾罩。
    “我们要自行御剑飞回去了,黎师兄,你可识路?”
    黎夜摇头。得了,两个路痴混一起去了。
    他们出来时观虚海内除了真一只有叁人,可此刻目之所及不见一个人影。不知是那五人已经先行离开还是出来的落点不同。
    雁双微叹气,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两人御剑飞高,俯瞰下去,见到就近有一处村落便飞向那处。
    飞到村口,两人落剑步行。村中静谧,不见人影,许是在外劳作。雁双微敲开一户,一个枯瘦老者打开条门缝望来。
    “我们是神霄宗弟子,回宗迷了路。老人家,不知可否指个路。”雁双微心中觉得些许古怪,却说不上来,出声问道。
    老者闻言缓缓裂开一道笑,拉开门,请他们进屋。“仙师请坐。”
    雁双微和黎夜依言落座在室内一根瘸腿的长凳上,待他们坐定,老者端来两杯茶水递给他们便,佝偻着立在一旁。
    他们拿着没喝。
    老者也不劝,趴俯在地,口中喃喃,“仙师救命。”
    雁双微忙起身上前扶起他,却在接触到他时,识海中灵剑颤动不止。
    她不动声色,扶起他后问道:“老人家,您慢慢说,有何事是我们能帮上忙的?”
    老者手擦眼眶,“仙师不知,这后山水潭出了一个专吃小孩的妖怪。刘二家的小丫头前日里就被妖怪拖走了。”
    两人对视一眼,黎夜问道:“怎么不发信向宗门求救。”
    老者哽咽声微顿,低头道:“村长也被那妖怪害了,我们都不会操作那块东西。”
    “既然如此,我便替你们向宗门传信。”
    黎夜拿出灵鉴,可上面空白,如一块普通的灵玉。
    老者抬头咧嘴笑着,声音空茫:“来不及了。”他皮下鼓起数个鼓包,口中发出尖利的叫声。
    两人夺门而出,却见原本日色笼罩的村子已是夜色,周围不断发出吼声,几个同样枯瘦的人趴在地上爬过来。
    黎夜注灵入玉牌,灵光照耀,看清他们裸露的皮肤长满烂疮,口大大裂着,里面没有牙齿,而是不断蠕动的肉芽。
    雁双微召出长剑,一场雪落千寒。
    那些怪物被雪碰到,恍若砧板上的肉被丢进熊熊烈火炙烤,发出滋滋声。
    可没有灵智没有痛处的它们不懂害怕、不会畏惧,在雁双微身后传来一声尖啸后,仍然缓步爬来。
    后面那个老者应是操控者,她执剑转身飞去。那浑身鼓包的老者速度极快,见她飞来就跳窗跑了,几个腾挪消失在后面大山中。
    雁双微不敢贸然去追,一剑斩出,月华大盛,怪物化作一摊死肉散落在地。
    一旁黎夜也用木杖唤雷劈上,怪物焦黑,再不能行动。两人先走向村口,漫布的邪气在月华笼罩中消散。
    灵鉴恢复正常,黎夜用玉牌将此处情况描述给师长,发出一道定位。两人对视一眼,知不愿这么离去。
    回身去推开几间屋门,里面屋室整洁,没有打斗痕迹,那些消失的人要不是被操控要不就是自愿离开的。
    大山中几个邪修此刻也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不过区区两个练气期,居然一个雷灵根,一个灵剑能够驱散邪气。
    “此处不能待了。”
    他旁边一个裹着血布的男子出声,“可再需叁日,那女童就可以炼成魔神降临的绝妙容器。”
    最开始出声的邪修暴躁,“他们已向神霄宗报信了,别说叁日,便是叁个时辰也拖不住。”
    看向一旁沉在血池里的女童,对那两个闯入者更加痛恨。祭祀已始,无法逆转,以他二人只能杀不了血池中的女童。
    “把那些尸傀放下去,阻他们一阻,我们走。”
    山下两人打开了几间屋舍,没有找到一个人便往山上寻去。
    山间草叶繁茂,许是多时未有人经过了,小道旁的枝叶都延伸到道上。
    向上飞驰几息,一片枝断叶伏声传来,两人顿步。
    几十具如同刚才所见的枯瘦身躯伏地而来,里面有老人、青年男女、还有十余个孩童。
    山下屋舍二十户,此时人应是全了。
    他们都已经没了呼吸,不过是块被操控行走的死肉。雁双微双手交握剑横在身前,一剑横扫,雪落满山。
    提着傀儡的线被斩断,他们以扭曲的姿势趴卧在风雪里,像是数十个坟包。
    她体内灵力被耗了大半,苍白着脸支着剑喘息。黎夜伸手揽住她肩,雁双微靠在他身上借力,叹道:“劳烦了。”
    揽肩的手下滑搂腰,抱着她飞跃上山。
    待到一处,刺鼻的腥臭血腥传来。苍山雪也在她手中剧烈颤动,雁双微松开它,它携着霜雾飞在前方引路。
    笔直穿过茂密的丛林,一个深红发黑的血潭出现在树林掩映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