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离宗远游

    幼教堂建在外门,雁双微一早便抱着女孩御剑飞去,课室整洁,里面坐着十余瘦小孩童。她把女孩交给教导的女弟子,劳烦她多多照顾。
    小月儿背着一个装着衣物吃食的小包,缓缓松开她的手,目送她御剑离开。
    办完此事,雁双微回屋继续修炼。
    按部就班的修炼、制符生活过去,转瞬已是叁日后,又到了去见陵涯的时日。
    照样卯时上山,路过天池时投喂一下池中仙鹤,避让路过的修士,由仙童领路,循玉牌指引到达陵涯仙府。
    走进院墙,雁双微便看到衣衫齐整,落座在清寒霜蓝花树下的陵涯,他执棋自弈。
    她顿足不前,却听泠泠嗓音道:“过来。”
    雁双微上前垂眸蹲身行礼,“弟子拜见陵涯仙尊。”
    陵涯拂袖落子,“免礼。”
    她不知今日为何陵涯不在室内,却不愿也不能询问,站直身等吩咐。
    可面前之人似乎非得等棋局落定才给反应,院庭风声拂槛,日下树影偏移。
    雁双微看着地上白石,或聚或散,旁绿草如茵,欣欣向荣。
    还在脑中回忆昨日学习法诀的感悟时便觉一阵劲风推她向前,她不及反应,踉跄几步,被陵涯揽抱在怀中。
    她坐在陵涯双腿之上,脸颊贴着胸膛,被完全圈坐怀中。
    “仙尊这是何意?”雁双微冷声发问。
    陵涯覆住她手,十指相扣,暴虐的灵力从贴合处涌进身体。
    雁双微被痛楚所累,止不住地发颤,无力地倚在他怀里。她奋力抬眼,只看得见他分明的下颌。
    没有寒玉,这份痛楚无处缓释。雁双微意识起起沉沉,在陷入昏迷的边缘又被痛楚唤醒,牙关紧咬,压抑痛呼。
    不知过了多久,体内游走的灵力终于消散了。她浑身被冷汗湿透,蜷缩着靠在他怀中。
    “不、必、对、我、施、恩。”她撑着浑身气力咬出字句,“我绝不……领受。”
    说着欲挣开他,陵涯松手,放任她离开。
    然后她跪坐着,双肘撑在地上。
    “日后不必取血,叁月来次。”陵涯从石凳上起身,全然略过她,消失在院中。
    地上的雁双微哑然失笑,抖着手从袖中掏出一只乾坤袋掷在棋盘上,再唤出苍山雪,支着身子走下山。
    这次比往常离开的时间早了很久,日及正午,仙鹤都飞出去遛弯,自然是不能再送她。
    她勉力走出陵涯仙府已是力有不殆,拄着剑靠在巨木之上。
    日光从参差树叶中透射照在林间,斑斑光点若金色的鱼陵散落。叁个月,很长的一段时间,她想离开神霄宗。
    这般想法在下山途中坚定,不过她收到了一封灵鹤,清予她们已经起身回宗,约定归来相聚。
    雁双微应下了,预备聚后再走。
    约定那日,她前往柳宜欢洞府见她们。屋内陈设简单,摆放整齐的座椅和一排排丹柜。值得注意的是屋外多出了一汪水潭,一条银蛇时隐时现。
    叁人同坐在地上蒲团上,柳宜欢摆出种种吃食招待,有在凡人市集中买的,还有自己坐的。见雁双微来时频频看向那水潭,解答道:“在龙骨潭契约的灵兽,喜水,就挖了个潭养着了。我还种了些莲花,等开了一起剥莲子吃。”
    雁双微一笑,从认识柳宜欢她起便是这样,叁句话离不开吃食。
    清予好奇问她信中所说的夺魁经历,雁双微一一答了。清予为她开心道:“最后一轮是闯阵,正好是双微你擅长的。得了魁首不仅可以如观虚海挑选灵器,还可以去藏书阁选法诀。你与我们说说,观虚海是什么样的吧。”
    清予与柳宜欢都未入过观虚海,是以都很很好奇。雁双微给她们描述了一番观虚海的情况,讲到里面有非此界之物的灵器时两人都心向往之。
    清予入门八年,前五年在外门,没有机会。等到筑基进入内门但修为低微,参加一次败于人手,这一次更是没机会参加。柳宜欢倒是还好,有个元婴修为的师尊,总能得个名额。
    两人又聊了些自己的经历,待到落日西沉。她便提出辞行,还告知将要离宗远游。清予没问具体却知她应是不用半月去见一次陵涯了,虽对分离不舍也支持她的决定。
    柳宜欢却不知这个背景,对她练气二层就出去历练的想法不表赞同。但她两年未出宗门,出去游历一番也很不错。是以口上说着不赞同还是给了她很多不管用不用得上的零碎和丹药一股脑都递给她,清予也递了颗宝珠给她,说只要用灵石布阵充灵便可护身。
    雁双微承情收下,于第二日离开了神霄宗。她步行离开巍峨的内宗山门,时天光微明,云雾缭绕,超然若世外仙门。飞剑启程,向下望去,又是人间炊烟袅袅,务农的凡人天不亮便在田土中劳作。
    她御剑离开神霄宗地界,展开柳宜欢给的地图,找好方位,往云州方向飞去,昔年雁双微行乞的青山城便在此地境内。
    当初她与道人四处游历叁年,离最初的地方远隔数百万里。后来道人故去,她往天山派走,更加南辕北辙。不想遇到陵涯,转瞬之间,已是换了天地  ,云州与她,已不再遥不可及。
    云州虽离得较近了,但以她的灵力,纵御神兵,也得赶路月余。不过神霄宗乃剑阵法两道为最,最爱便是在各处修建传送法阵,哪怕云州多是凡人地界,也有两处传送法阵。
    其一,是天启皇朝的皇城;另一座,则在兰州唯一的仙门昭华宗。
    但百年前一件事让昭华宗极不待见神霄宗弟子,是以被排除了。只余下天启皇城一处可去。
    传送阵灵石耗费颇高,雁双微先去修仙大集卖出了积攒的低阶符箓得了千余枚下品灵石,再坐传送阵辗转几次到了天启皇城,这就花了百余枚。看方才的灵石空去一角她只觉心头剧痛,花钱容易挣钱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