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男人影响我练剑 第1节

    ?  男人影响我练剑
    作者: 猫猫调查员
    简介:
    【正文已完结,是甜甜he,可放心食用ovo】
    谢乔乔容貌沉郁,气质冷漠,不善与人交际。
    谢乔乔年纪轻轻,念书没什么天赋,写字像小狗乱跑。
    谢乔乔最擅长一剑破万法,杀人不眨眼。
    谢乔乔背着一把同样凶巴巴的长剑,和一个笑眯眯很会读书,但是修仙天赋稀巴烂的名为张雪霁的少年,一起走过十万八千里长路,凡间六洲,见数万万株不同的桃树。
    *
    张雪霁穿越到修真界的第十六年,遇见了谢乔乔。
    谢姑娘是个剑修。
    谢姑娘性格冷酷无情,但是言出必行。
    谢姑娘一剑破万法,拿着龙傲天美强惨剧本横空出世,喜欢她的人凑一块能开八桌麻将。
    还性别不限。
    一天听到修仙界盛传,谢姑娘极凶极恶,杀人不眨眼。
    张雪霁听了传言直乐,扭头关心谢乔乔:乔乔同志,杀人不眨眼的话你眼睛干不干啊?
    谢乔乔面无表情认真道:我杀人也眨眼的。
    张雪霁被可爱到了,决定今天要比昨天更喜欢谢姑娘一点。
    *
    小剧场:
    谢乔乔夸人:“张雪霁,你好像狗啊。”
    张雪霁:“?”
    谢乔乔安慰人:“张雪霁,你在哭吗?”
    张雪霁:“你闭嘴。”
    谢乔乔:“哦。”
    谢乔乔哄人:“张雪霁,你上次让我写的三年级数学练习卷,我写完了。”
    张雪霁【震怒】:“……你以为你拿骰子选答案我看不出来吗?!”
    *女主满级玩家,战斗力天花板。
    *众所周知单身的剑修很强。
    *众所周知比单身剑修更强的是死了对象的剑修。
    *众所周知青梅竹马就是最配的。
    *本文将于05月02日周二入v,届时三更合一,请大家继续支持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情有独钟 异世大陆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乔乔 ┃ 配角:张雪霁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男人会影响我练剑,但小张不会。
    立意:不论经历多少困难,仍旧心怀善意。
    作品简评
    从被凤凰烧毁的村庄中侥幸存活下来的谢乔乔,遇到了到处寻找回家方法的穿越少年张雪霁。二人性格莫名投机,又同样准备前往凤凰圩,便搭伴上路;一路上二人经历了各种惊险曲折的事件,逐渐意识到凤凰圩深藏的秘密,并决定一起揭开凤凰圩的真正面目。本文主要讲述了谢乔乔离开从小长大的海边村庄,在寻找故乡被毁的过程中所经历的冒险,以及与穿越少年张雪霁之间的日常相处——主体基调轻快,感情细腻,人物鲜活。
    第1章 、修仙弟子
    明匣洲沿海边境,贝海国。
    如果从上空俯视这个边远小国,你会觉得它像一颗煤球。因为它刚被一只磐涅重生的凤凰从天而降砸中,整个国家都被天火焚烧过一次。
    在满目焦黑的废墟之上,唯独谢乔乔是醒目的红。
    她的衣衫被血色浸红,她的发尾往下滴着黑红的血,就连贯穿她胸口的那把玄色长剑,剑心也是一线昳丽的桃红色。
    谢乔乔两手握住剑柄,把剑从自己心口□□。鲜血跟着喷涌而出,顺着剑身滚落在地,被滚烫的尘土蒸发,发出‘滋滋’的声音。
    她心脏处的伤口缓慢的在自愈,肉芽蠕动,那颗心脏迟缓的跳动。
    恰好一阵东风吹过,空气中浓重的硝烟气息混杂着滚烫的尘土,吹入谢乔乔心口的伤处。她好似没有痛觉神经那般,无知无觉,摇摇晃晃的往西方走。
    *
    夜。
    雾岐山。
    晚上的山林,各种野兽的嚎叫声此起彼伏。
    张雪霁捡了些干柴堆在一处,从自己袖子里捏出张黄色符咒,两指并拢注入灵力。待他将符咒扔进干柴堆里时,干柴无火自燃。
    火光跳跃散发出令人舒适的温度,驱赶了些许夜间的寒意。
    张雪霁席地而坐,靠近火堆烤了烤手,目光悄悄瞥向自己对面——同样在烤火的少女。
    对方看起来年纪不大,脸颊还带点稚气的幼圆,但模样很俊,柳叶眉,丹凤眼,黑色长发束成高马尾,神色冷淡,眼睫低垂,目光只盯着她膝盖上横放的那把剑。
    张雪霁原本是想来明匣洲凑热闹;听说大漠凤凰圩的神女为了青玄上仙跳下凡人井,直接坠落明匣洲了。
    那毕竟是凤凰呢,传说中的物种。
    张雪霁也想瞧瞧传说中凤凰坠天的震撼景色。
    只可惜他紧赶慢赶,还是迟来一步。等他好不容易通过八卦风水术确定了凤凰神女降落的位置,赶到贝海国时,那里只剩下一片焦黑色了。
    别说凤凰,连贝海国紧挨着的那片大海都给烧干了。
    张雪霁只看见了谢乔乔。
    小谢姑娘不知道为什么身受重伤,但性格很好,有问必答,还礼貌的问张雪霁能不能借她一点钱;张雪霁做惯了好人,不仅自掏家底帮谢乔乔重新包扎了伤口,还热情的邀请谢乔乔和他一起走。
    反正谢乔乔要去西边。
    他要去凑热闹的凤凰圩也在西边。
    大家都顺路嘛!
    张雪霁折断小树枝,往火堆里扔了一根,没话找话:“你要去西边做什么啊?从这往西走,就要进大漠了,大漠可不安全。”
    谢乔乔仍旧垂着眼皮,神色恹恹:“去找人。”
    张雪霁:“找人?那可难,你朋友在大漠里迷路了?”
    谢乔乔摇头。
    张雪霁跟没头苍蝇似的,瞎猜:“那就是你至亲好友在大漠里失踪了?”
    谢乔乔又摇头。
    这一路上她都寡言少语得厉害,基本上也不怎么说话。这让话篓子张雪霁有点无奈。
    晚上二人轮流守夜,第二天又继续上路。
    雾岐山不过是个小山脉,第二日正午,两人便走出雾岐山,到了就近的渝州城。
    看见城镇,张雪霁最为高兴:“今天晚上不用睡野外了!”
    谢乔乔只是抬眼看了看城门口高悬的牌子,随即又垂下眼,神色冷淡的跟在张雪霁身边。
    张雪霁转过头道:“小谢姑娘,你总是这样板着脸,很吓人的,你应该多笑笑。”
    谢乔乔瞥了他一眼。
    虽然她没有说话,但是张雪霁能从少女那一眼里品出点‘少管闲事’的冷漠意味来。
    他耸了耸肩,并不介意谢乔乔的冷漠,转而往城内看去:“那边挤着好多人——走走走,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二人左前方不远处,应当是张贴告示的地方,此刻正里三层外三层的挤着人。
    他格外喜欢凑热闹。嘴巴上还和谢乔乔说着话,人已经跟挣脱绳子的猫一样灵巧飞快的钻入前方人群中。
    谢乔乔只是慢了半步,再回过神来时,张雪霁就已经融入前方挨挨挤挤的人头里去了。
    她无语了片刻,但还是跟着挤了进去。
    告示栏前人头攒动,大多数都是身高体壮的男人。谢乔乔一个瘦小的姑娘混进去,就像大白菜园子里长出来一颗小青菜,瘦弱得都有些扎眼了。
    但不管人群怎么挤来挤去,谢乔乔就跟定海神针似的,脚步坚定往前走,半点也不踉跄。
    她目光在人群里扫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被人群挤来挤去挤得皱皱巴巴的张雪霁——谢乔乔莫名觉得有点好笑——她伸手抓住张雪霁衣领把他拽到自己身边,说了两人认识以来的第一句关心话:“你还好吧?”
    张雪霁惊魂未定,全靠谢乔乔单手拉着才能在人群里立足。
    他勉强站稳,低头同谢乔乔咬耳朵:“虽然人多又挤,但我刚才还是看见了上面贴的布告。”
    “城主的女儿三天前出城游玩,结果被山妖抓走了。城主派出许多士兵前去营救都无济于事,还折损许多士兵。所以才会在这里张贴布告,招揽民间能人异士,只要能救回他的女儿,酬谢百两黄金,还有离魂花的种子……啧,离魂花种子都有,看来城主是真的下血本了。”
    谢乔乔侧过脸,问:“离魂花是什么?”
    张雪霁:“离魂花是一味药材,止痛效果出奇的好。但不能多用,所用剂量如果超过安全值,就会产生幻觉……”
    他解释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人撞了一下;张雪霁踉跄数步,险些摔倒,幸好谢乔乔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他手腕,把他拽了过来。
    张雪霁连蹦带跳,好不容易站稳,愤愤:“谁啊?走路不长眼睛吗?”
    刚刚撞了张雪霁的蓝衣青年垂眼,看向他,眉头一挑:“不好意思,我刚才没看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