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男人影响我练剑 第4节

    结果摸了个空。
    这时候谢乔乔才想起来,她穿的是一身利落劲装,哪里有什么方便装东西的袖子呢?更何况她身上也没有可以用来包糕点的手帕。
    她有点失落,但并没有表现出来,神色自然的开始检查起大殿内部其他出口。
    二人是从大殿正门进来的,而大殿左右两边都有侧门。
    张雪霁两头都跑了一遍,道:“上元仙门的人应该是走了右边,我们要走哪边?”
    谢乔乔:“走左边。”
    她毫不犹豫迈开腿往左边走了,张雪霁无奈,也快步追上她。
    从左边侧门出去,是一条低矮狭长的走廊,走廊两边每隔一段距离就可以看见一扇门;红白烟雾在门和走廊之间滚动,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酒味和腥甜味。
    张雪霁苦着脸:“我们要不要现在折回去走右边?”
    谢乔乔:“走右边也不会比左边好多少,你如果害怕,可以继续抓着我的剑鞘。”
    张雪霁是半点不客气,立刻就抓住了谢乔乔的剑鞘,唉声叹气:“我很弱的,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啊。”
    谢乔乔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嗯。”
    张雪霁:“哦对了,这个给你——”
    谢乔乔侧过头,看见他递过来一方包得整整齐齐的月白色手帕,薄荷糕的香气隐约透过手帕传出来。
    她看了张雪霁一眼。
    张雪霁理直气壮:“贿赂,你可千万不要看见妖怪就把我给扔下自己跑了啊!”
    谢乔乔收下那包薄荷糕,语气平平:“放心,今天就算大罗真仙下凡,你也是最安全的。”
    作者有话说:
    恭喜小张同学获得:天花板的保护承诺x1
    ·感谢在2022-04-02 13:34:15~2022-04-03 17:08: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温十三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章 、妖怪
    她话音刚落,一卷雪似的匹练从旁边大门从飞窜出来;谢乔乔迅速抽出剑挡在身前——白色匹练卷上剑身,扯着谢乔乔和张雪霁一起摔进房间里。
    同时,那扇房间门‘砰’的一声关上!
    二人同时被拽进屋,张雪霁一头摔在地上,摔得头晕眼花。
    谢乔乔稳稳站着,手中剑打了个转,卷住白色匹练,垂眼看去——却原来是一截儿臂粗的蜘蛛丝,
    那蜘蛛丝柔韧异常,透出馥郁的香气,不用动脑子也知道有毒。
    蛛丝一直顺连到屋内垂着血色薄纱的床帐后面,一只皙白玉润的手臂撩起床帐,露出张妩媚动人的美人脸。
    美人上半身只披了张玄色绸缎,顺滑的绸缎若隐若现着更加顺滑的肌肤;玄色绸缎的下半部分则和美人黑色蜘蛛躯体组成的下半部分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隐在黑暗之中。
    蛛丝的源头正是她的肚脐眼。
    她一手抓着自己腹部射出的蛛丝,一手撩着床帐,媚眼如丝的望向谢乔乔:“我就说,哪来的莽夫这么大力气,都把奴家拽疼了。”
    “却原来是位俊俏的女侠呀——小妹妹,长得这么漂亮,干嘛要拿着刀剑打打杀杀的呢?”
    她起身,下半身狰狞锋利的蜘蛛腿飞速交替割破了碍事的床帐,将一具破烂尸体从床铺里面拖出来扔在地上。
    那截蛛丝因为两边角力而绷得笔直纤细。
    美人含怨带嗔的瞥了谢乔乔一眼,纤细手指轻拢蛛丝:“怎么还拽着呀?你看看,姐姐的手都让你拽红了——”
    她声音既娇且媚,连接人身与妖身的纤腰盈盈不堪一握,随着她的走动而款款扭动。
    别说男人,恐怕就连女人也会为这样的风情而心动。
    只可惜她对面是谢乔乔。
    美人手指搭上蛛丝的一瞬间,谢乔乔翻转剑身猛力拽紧蛛丝。蜘蛛精被拽得踉跄数步,仪态尽失。但她极快稳住重心,妖身上八条细长的蜘蛛腿如同死神镰刀同时砍向谢乔乔!
    蜘蛛腿的尖尖深扎入地底,蛛腿锋利面交错时发出了金属兵器摩擦特有的声音——这样明明应该是击中了才对。
    美人脸上都还没来得及露出庆祝胜利的笑容,她眼瞳被利刃反射的弧光闪了一下。
    那道雪似的白光,锋锐又冷冽,比妖精的反射弧更快,比蛛腿交错的速度更快!
    白光掠过妖精脖颈,她的脑袋如同陀螺一般飞旋出去,撞到紧闭的大门上,又滚碌碌落下。深红近黑的血乍然平静了半秒,旋即如同喷泉般奔涌而出,上冲至天花板后又纷纷扬扬落下。
    谢乔乔的剑和空中的血雨同步。当血点落到张雪霁衣服上时,谢乔乔也正好将那把剑收回剑鞘里。
    虽然只有片刻,但张雪霁看见了——那是一把暗红的长剑,剑心处有两条放血槽,双面开刃,穷凶极恶。
    这是一把怨气几乎快要凝成实质,催生出魔种的凶剑。
    蜘蛛精的尸体还横立在房间中央。虽然她上半身是人身,但下半身的蜘蛛形态却异常庞大,光是这样立起来就有两米多高。
    谢乔乔绕过蜘蛛精的尸体,走到张雪霁面前,礼貌询问:“要我拉你一把吗?”
    张雪霁用袖子擦了把自己脸上的血迹,理直气壮的向谢乔乔伸出手。
    谢乔乔略微弯腰,把他从地面上拽起来。
    她弯腰拉张雪霁时,两人距离短暂的拉进了一瞬。
    张雪霁月白的长衫和俊秀的脸都沾着血,看起来怪可怜的。谢乔乔把他拽起来后,良心发现,问:“你要不要擦一下?”
    张雪霁:“你有手帕?”
    谢乔乔答:“那边床铺上的帐子还挺干净的。”
    张雪霁从自己宽阔带风的大袖衫里摸出一方干净手帕,慢条斯理擦着自己脸上溅到的血迹。
    见他自己掏出了手帕,谢乔乔也就不再关心张雪霁的脸,转而开始打量这个房间。
    房间不大,布置得有模有样,非常像人类的居室。在床榻靠左的位置有一排半人高的硕大瓦罐,罐口用白色蛛丝封住了。
    谢乔乔抽出剑,挨个搅破瓦罐封口。原本坚韧异常的蛛丝,在她那把凶戾异常的剑面前,都变成了一剑一个的大白菜,搅一搅就破了。
    前几个罐子里都装着腐朽的尸体,打开罐子时尸臭味扑面而来。
    谢乔乔面皮抽动了几下,觉得有点恶心。但她忍住了,一路开罐到最后;只可惜直到最后一个罐子,里面仍旧只有腐烂的尸体。
    张雪霁捏着鼻子凑过来挨个罐子看过去,道:“都是男人,绾绾小姐应该不在这里面。”
    “其他房间里会不会也和这个房间一样,住着修为高强的妖怪?若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恐怕要一间一间的清查过去,以免和绾绾小姐错过。”
    谢乔乔还剑入鞘,并没有搭张雪霁的话。她不喜欢尸臭味,在张雪霁说这些人里没有‘绾绾’的时候,她就立刻脚底抹油跑出了房间。
    张雪霁见状也赶快跟着跑出房间,一把拽住谢乔乔衣袖:“你都收了贿赂,怎么还把我一个人扔在屋子里自己跑啊?”
    谢乔乔跑出屋子,透了口气。
    她侧过脸,一本正经的和张雪霁解释:“我没有跑路,我只是到外面透透气而已。挨个排查就不用了,其他房间好像是空的。”
    她直接推开了旁边距离二人最近的一扇房门,只见里面空空荡荡,简陋得连个床铺都没有,只有四面石墙。
    张雪霁在里面转了一圈,走出来,回首看向大殿方向:“看来大部分的妖精都集中在前殿了,只有小部分没有去参加酒会的妖精还呆在自己屋子里。也不知道整条走廊的尽头又是什么,总不会还是一个房间吧?”
    谢乔乔按了按剑柄,脚步不停的往前:“去看看就知道了。”
    张雪霁连忙追上她,嘟囔:“说走就走,你这行动力未免也太强了一点。”
    谢乔乔:“很多事情光靠想是没有用的,必须马上立刻去做了才不会后悔。”
    张雪霁总觉得她这句话似乎带上了一点回忆某种东西的意味。但他侧目去看谢乔乔时,少女脸上又是一贯的冷淡漠然。
    令人难以捉摸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4-03 17:08:17~2022-04-04 17:3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温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章 、我以为
    顺着低矮走廊往下还有数个房间。
    谨慎起见,谢乔乔每路过一个房门,都要踹门进去看一眼。明明他们才是外来者,但是谢乔乔踹门的姿势无比娴熟并且理直气壮,活像地主上门要租子。
    张雪霁跟在她后面,只听见她一脚一扇门,干脆利落,忍不住感慨:“小谢姑娘,你之前是收租的吧?”
    谢乔乔:“收租是什么意思?”
    张雪霁解释:“就是自己的房子很多,不仅有空余够自己住,还能把多出来的屋子租出给别人住。而其他人住了你的房子,自然要按时上交银钱给你——这种行为就叫收租。”
    谢乔乔恍然大悟:“哦——那我应该算半个收租的。因为我只负责收钱,房子不是我的,是我老师的。”
    张雪霁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那你老师和你关系应该挺好的,你出门他也不跟着点?”
    谢乔乔:“他死了,没办法跟着我。”
    “……”
    张雪霁瞬间就后悔了。
    谢乔乔说话的时候,也并没有慢下自己原本的动作。她踹开最后一扇门,探身往里看了看,侧过头:“有两个死人,你要不要进去看看?”
    张雪霁垂眼多看了她几眼,她仍旧是那张没有什么表情沉郁面容,好似完全没有把刚才那句话放在心上。
    他进屋查看谢乔乔口中的‘两个死人’——都是年轻男子的尸体,已经被破坏得看不出原本模样。
    张雪霁两手合十念了几句佛号,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符纸扔到尸体上。
    尸体瞬间燃起幽蓝色火焰,转瞬化为飞灰。
    张雪霁对着地上那层灰诚心诚意的拜了拜:“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早登极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