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男人影响我练剑 第6节

    肚子叫的声音在隧道里回响,分外明显。
    戚忱按着自己腹部,尴尬的左顾右盼:“……我还没有辟谷,所以……”
    谢乔乔:“能吃甜的吗?”
    戚忱:“我不挑食!”
    谢乔乔拿出月白色手帕包着的薄荷糕,递给戚忱。
    糕点甜腻的香气在狭小通道间四溢,托着糕点的那只手修长白皙,指腹覆有一层剑茧。
    戚忱犹豫片刻,接过糕点,低声道谢。
    片刻后,咀嚼声窸窸窣窣响起。
    戚忱单手托着薄荷糕,几口吃掉了大半。他毕竟还在长身体的年纪,这么几口薄荷糕下肚,也就是勉强填一填牙缝的程度。
    但在纠结了一会儿后,戚忱还是把薄荷糕重新递回给谢乔乔:“……你要吃吗?”
    话虽然是这样说出口了,但戚忱的眼神还恋恋不舍的黏在薄荷糕上面,甚至还不自觉舔了舔嘴唇。
    谢乔乔:“……你全吃了吧,我不饿。”
    戚忱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别扭的说了句谢谢,低头几口吃光了剩下的糕点。
    他平时并不偏好于甜口,但此刻却觉得手里甜腻的薄荷糕无比美味。早知道这个任务会平添这些变故,他就应该吃完饭再上山的。
    糕点被吃完后,只剩下沾着糕点残渣的月白色手帕还摆在戚忱手心。
    他看了看空荡荡的手帕,又抬眼小心看向谢乔乔,有些不好意思:“等出去之后,我会赔谢姑娘一盒新的糕点。”
    谢乔乔站起身,手里仍旧握着剑,语气仍旧不冷不热的:“随你。吃完了就走吧,张雪霁还在等我。”
    第8章 、说到做到
    戚忱走在前面,谢乔乔殿后,那颗夜明珠就悬浮在两人中间,散发出幽幽的明光。
    走着走着,前面戚忱突然停下脚步——他抬手示意自己身后的谢乔乔也停下:“前面有问题。”
    谢乔乔往他前面看去,只看见一层灰蒙蒙的白雾。
    谢乔乔:“阵法?”
    “应该是。”
    戚忱为难的皱起眉,抬手靠近那层白雾。金色的灵力从他掌心缓慢流转,像点点流萤融入那层雾气之中。
    片刻后,戚忱收回手,长呼出一口气:“是个空间折叠法阵,除此外好像没有其他效果了。”
    谢乔乔:“进去看看。”
    她先戚忱一步进去,戚忱甚至都来不及喊住她,她的背影就已经被荡漾的白色烟雾吞没。
    戚忱抿了抿唇,快步跟上。
    在穿过阵法的瞬间,谢乔乔已然握紧了手里的剑——但等她跨过那层白雾时,却并没有被妖怪袭击。
    但她只要再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这是一个百米深的天坑,往上可以窥见一点天光,往下则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屋檐形状。从她现在所站的一小块下凹石壁下延伸出一条儿臂粗的铁链,几乎呈直线往下落去。
    戚忱慢她一步出来,下意识往前跨步。谢乔乔抬手用剑鞘拦了他一下:“小心脚下。”
    戚忱低头,才注意到此地可以立足的地方居然只有这么一小块方寸之地。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垂眼望向底下黝黑的深渊:“真是奇怪,这地方看起来不像是寻常妖精可以修建出来的洞府……”
    “乔——乔——同——志——”
    远远的一声呼唤,骤然在这扭曲圆形的天坑中激起阵阵回音。
    谢乔乔耳聪目明,迅速从层层叠叠回音中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她看向正对面,正对面果然也有一个凹下去的小台子,台子下方有铁链一直垂入幽暗深渊之中。
    张雪霁就站在那个台子上面。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的小树枝,上面绑了面三角形白色布料,正努力的在冲谢乔乔摇旗子。
    戚忱一愣:“……张公子手上拿的是什么?”
    谢乔乔坦诚答:“不知道。”
    她估算了一下从自己这边到达张雪霁那面的距离——约莫五百米左右。
    谢乔乔后退两步,活动了一下肩膀,骨头摩擦发出‘咔吧咔吧’的声音。
    戚忱一惊:“谢姑娘,你要过去?这里没有任何可以停脚的地方,即使你用灵力御剑飞行,也无法维持那么长时间……”
    谢乔乔:“我可以。”
    天坑周围的墙壁上,每隔百米就会出现一个下陷的立足之地。而每个立足之地下方,都恰好有一条垂入深渊的铁链。
    谢乔乔活动完肩膀,拔出自己那把暗红色凶戾异常的长剑,皙白手掌压在剑身上,声音冷酷:“飞不过去,就把你折断融了。”
    凶剑抖了抖,发出一声凄惨的剑鸣。
    戚忱睁大眼睛,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他也是剑修,自然知道有些剑开灵后是可以和主人沟通的。
    但大多数剑修都把佩剑当成自己的心肝宝贝,各种天灵地宝的供着。
    哪个剑修会用这种语气威胁自己的妻子——不是——威胁自己的剑啊?!
    谢乔乔才不在意戚忱的表情。
    她看着瑟瑟发抖的剑,颇为满意,抬手掐了个剑诀。长剑浮空而起,停在谢乔乔面前,谢乔乔踩上去后如履平地,单手一指对面张雪霁。
    长剑咻的一声飞出去,快出残影。
    被留在原地的戚忱,露出了心情复杂的表情。
    天坑内部漆黑一片,只有顶上会倾斜下来一小束光线。那束光线穿过洞口投入深渊,也恰好照亮了御剑飞行奔向张雪霁的谢乔乔。
    她那张脸,细长的柳叶眉,上挑眼尾的丹凤眼,仍旧是沉郁淡漠的表情——但有光落在她被风吹动的长马尾上,她脸颊边的碎发也跟着微微泛光。
    张雪霁只是眨了下眼,踩着飞剑的谢乔乔就已经到了他眼前。
    剑气凛冽,御剑的少女垂眼,黑漆漆眼瞳注视着他。
    张雪霁不自觉舔了下唇,刚想张口说点什么;谢乔乔跳下飞剑,那把剑‘啪叽’一声落地。
    他好像在一把剑身上看见了‘肾虚’的表情。
    一时间张雪霁不知道自己该先关心剑,还是先关心谢乔乔。
    谢乔乔把剑捡起来,反手插/回剑鞘,动作利落干净。
    她那双纯澈的眼瞳上下打量了一下张雪霁,道:“你一路上没有遇到妖怪?”
    张雪霁挠了挠头:“没遇到,就是走路挺废腿。你呢?”
    谢乔乔:“遇到了几只,没什么威胁。”
    她侧目看向对面,因为距离过远,谢乔乔看不清楚对面戚忱脸上的表情。
    张雪霁跟着看向对面:“对面那人……蓝衣服,上元仙门的人?”
    谢乔乔言简意赅:“戚忱。”
    对面戚忱似乎在和她比划着什么。但是谢乔乔看了半天,没有看懂。
    她眉头一皱,正想大声问问——旁边张雪霁从袖子里掏出一副望远镜按在自己脸上,看了一会,道:“他说他收到了自己师侄传来的简讯,绾绾小姐在深渊底下。他打算顺着铁链下去,问你要不要一起。”
    谢乔乔:“你看懂他比划的了?”
    张雪霁摇头:“没看懂,我读的唇语。”
    他把望远镜又塞回自己宽大的袖子里,问谢乔乔:“你要下去吗?”
    谢乔乔往深渊底下看了一眼,坚定道:“下去看看。”
    张雪霁往后退,一直退到后背贴着墙壁了。他两手往袖子里一揣,道:“那我就不下去凑热闹了,在这等你们救人上来。我这么柔弱,下去了给你们添麻烦多不好?”
    谢乔乔侧过头,黑黝黝的眼眸看着他,一言不发。
    张雪霁被她盯得心虚,干咳一声,顾盼左右:“……其实吧,我恐高。真的。”
    谢乔乔:“你留在这里不安全,我说了要保护你的安全,你得跟着我。”
    张雪霁无奈:“可是我恐高啊,你看这个高度,我看一眼都腿软,你总不能……”
    谢乔乔捡起地上张雪霁抛下的小白旗,拆开上面的布料,递给张雪霁:“把眼睛蒙上,我带你下去。”
    张雪霁:“……真的假的?你不会把我摔死吧?”
    谢乔乔语气平平:“不是说恐高吗?你把眼睛蒙上就不会害怕了。”
    她说这句话时,就好像在说今天晚饭味道真不错一样,稀松平常的语气。
    张雪霁自觉拗不过谢乔乔这个死脑筋,只好接过那块白布,卷了几下后绑到自觉眼睛上。
    视线骤然被厚实的布料遮蔽,完全陷入一片漆黑中。
    张雪霁舔了舔唇,心脏跳动频率都比平时更快些许。他朝着记忆中谢乔乔站的位置‘看’过去,紧张的又补充了一句:“乔乔同志,我这可是把身家性命都交付给你了——可别辜负组织对你的信任啊。”
    谢乔乔觉得张雪霁又在说些奇奇怪怪,她听不懂的话了。
    她抬手压了压张雪霁的后脑勺——两人的身高差迫使张雪霁必须要弯腰才能把脑袋靠在谢乔乔肩膀上。
    他的脸颊触碰到谢乔乔肩膀上粗糙的衣服布料,和过分柔顺的头发。
    谢乔乔身上有股很冷冽的气味,不算香气,有点像冬天一头栽进了大雪里的感觉。
    这种味道,让张雪霁想起了冬天结冰的未名湖。
    下一秒他就被谢乔乔拽着踩入失重感的深渊,在无限下落的恐惧之中,他本能的抱紧了谢乔乔。
    衣服和头发都被下落的风吹得往上飞,他耳边听见铁链相撞的刺耳声音,还有谢乔乔轻飘飘的一句:“怕什么?我都说了,你在我身边最安全。”
    张雪霁分不清那一瞬间是吊桥效应还是他确实心动。
    他只知道这句话的威力四舍五入就和他妈告诉他我帮你付了假面骑士腰带的尾款一样。
    乔乔同志——你超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