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男人影响我练剑 第20节

    谢乔乔盯着自己的本命飞剑,语气破天荒的柔和下来。她试图讲点好消息,想让自己的本命飞剑高兴起来:“我想应该是那凤凰从贝海国一路逃命回凤凰圩,路上掉落了一些碎片。只要沿着从贝海国前往凤凰圩的那条路走,路上说不定能收集到更多的剑心碎片。”
    “不过我现在没有钱,因为要养它。他们说养灵剑需要擦拭剑精油,还要用灵石。你也知道的,我身上积蓄不多……”
    她眉头皱起,想到自己所剩不多的钱——明天出门,还要找个地方,再定做一身耐脏的衣服。
    白裙子虽然好看,但真的太容易脏了,今天她吃螃蟹的时候,就一直担心会弄脏裙子。
    谢乔乔在想衣服的时候,她的本命飞剑发出一声剑鸣,怒气冲冲的把凶剑从剑鞘里拽出来。
    两把剑都在叫。
    谢乔乔听不懂它们在争论什么,但能感觉到凶剑好像在单方面挨骂。
    它们吵它们的,谢乔乔觉得自己还是要把话说完。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在空中打架——也可以说是凶剑单方面在挨打——的两把剑,道:“我没了剑心,你大概也不好受,平时诸多琐事都需要它代劳,所以养护它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马虎。我会想办法尽快挣钱,换更多好的灵石和拭剑精油。”
    正在挨打的凶剑,居然感到了些许感动之意。
    就连挨打都变得比较能忍受了。
    本命飞剑重新回到谢乔乔面前。谢乔乔抬手,手指轻轻拂过本命飞剑的剑身,脸上露出一个极浅极淡的笑意:“还有一事,之前我给你取名飞剑,你不喜欢。我这几天想了许久,又给你想了一个名字——你觉得黑剑怎么样?”
    “……”
    本命飞剑懒得回她,直接消失回她内府躺着修养去了。
    虽然它没有回应,但毕竟它是谢乔乔的本命飞剑,谢乔乔能感知到剑灵的情绪。
    谢乔乔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看来这个名字也不行。”
    “可我明明取的名字形象又体贴……”
    第二日。
    天刚亮,谢乔乔就起来,自己打水洗漱,顺便从桌子上拿了几块点心当早点吃。
    小侍女捧着早饭,战战兢兢进屋时,她正一边嚼着干巴巴的糕点,一边在看委托布告。
    小侍女看着谢乔乔因为嚼东西而鼓起来的脸颊,还有嘴巴边上的糕点渣,十五分害怕顿时锐减成五分。
    小侍女:“谢……谢姑娘,我来给您送早点,您看看喜不喜欢,若是不喜欢,我再回去叫厨房重做。”
    她说完,忐忑的看着谢乔乔,生怕她会生气自己来得这样晚,都饿得她开始吃昨夜剩下的糕点了。
    但谢乔乔并没有提这茬。
    她把委托布告挪到一边,跟小侍女道了谢,在小侍女受宠若惊又有点恍恍惚惚的表情中,神态自若的吃起了早饭。
    早饭是小米粥和两盘清淡的小菜,另外又附有一碟点心。
    平时府上老爷小姐吃饭总会有大半剩下,所以当小侍女第一次抱着被吃得干干净净,连小点心都没有剩下的饭盘走出房间时,整个人就更恍惚了。
    这、这就是剑仙吗?
    好厉害,一口气吃了那么多,脸色都没有变一变!
    一口气吃了很多的谢姑娘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伸懒腰的时候,谢乔乔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很冷淡的。
    她又摸了摸自己肚子,不明显的皱了皱眉。
    还是有点饿。
    但是没有钱去外面买早点吃了。
    ……离家修行好辛苦啊,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吃饱饭了。
    作者有话说:
    二十五章了,乔乔终于笑了一次,虽然小张没看见。
    小张:笑容消失.jpg
    ·
    感谢在2022-04-23 13:48:22~2022-04-24 12:51: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草莓芝士卷 25瓶;萝萝萝萝萝卜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6章 、三人行
    她拿上凶剑,准备出门去做第一份委托:帮人找猫。
    这份委托距离城主府很近,而且酬金也颇为可观。
    谢乔乔重整精神——虽然从外表上来看,她的脸部表情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她大步往外走,然后撞上了站在门口阶梯下的戚忱。
    戚忱今天没有穿上元仙门弟子的统一服装,而是一身天青色的便服。他长了一张好脸,年纪又小,站在晨光里就可以轻易满足所有对剑修有少女心的年轻幻想。
    他回首向谢乔乔看过来,嘴唇抿了抿,神色板着,秀丽眉目严肃冷淡。
    二人对视,谢乔乔觉得莫名其妙,但也礼貌的说了声早,然后从他身边路过。
    戚忱开口:“谢姑娘!”
    谢乔乔停下脚步,侧头看着他,面有些许疑惑。
    戚忱明明喊了谢乔乔的名字,但在谢乔乔回头看过来时,他的眼神又躲闪起来。
    他很难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原本戚忱就是来找谢乔乔的,但等他真的到了谢乔乔面前,却又觉得和谢乔乔对视是一件困难的事情;这份复杂的心情里自然包括了难堪和愤怒,但又不只是有难堪和愤怒,它像是开着鹅黄色小花的荆棘藤条,缠绕在戚忱的心脏上。
    会让戚忱痛,也让戚忱闻到香气,让戚忱无法忽略和拒绝。
    这位从来没有被同龄人比下去过的天之骄子,很难承认自己完完全全被谢乔乔比了下去。
    而且还被谢乔乔忽略得十分彻底。
    当然,他这份复杂又纠结的少年心气,谢乔乔是感觉不到了。
    她只是觉得莫名其妙,看着对面戚忱从看地板变成看旁边的栏杆。
    她眉头微皱:“你有事吗?没事的话我要先走了。”
    戚忱无处安放的目光,终于不安又鼓足勇气,望向谢乔乔。
    他收敛眉目和表情,把荷叶包裹的糕点递给谢乔乔:“我来给你送吃的,之前在魔窟,我说了回去之后会还你糕点的。”
    薄荷糕的味道透过荷叶挥发出来,干净又带着甜味。
    谢乔乔接过,颔首:“哦。”
    她转身就走,边走边拆开荷叶外皮,从里面掂起一块糕点放进嘴巴里,温吞的嚼。
    戚忱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快步追上她,两人一起并肩往外走。他没有说话,谢乔乔也绝不会主动和人搭话;除去张雪霁之外,谢乔乔在其他人面前几乎都是能不开口就不开口。
    她以为戚忱也要出门,大抵是一段同路罢了,没必要说话。
    二人走远后,栏杆底下冒出几个上元仙门弟子的脸——叶进摸着下巴,道:“这算是和好了吗?”
    另外一名弟子:“不过,谢姑娘和小师叔本来也不算朋友吧?”
    叶进拍了下他的脑袋瓜:“怎么不算?谢姑娘都跟我们进魔窟了,还舍命救我们,谢姑娘是大家的好朋友!再说了,昨天那件事能怪谢姑娘吗?还不是小师妹自己先挑衅的——按修真界的规矩,挑事儿输了只是掉个脸,已经是大幸。”
    “你还记得去年那个叫嚣要找道载学宫讨公道的家伙,最后怎么样了吗?”
    被敲脑袋的弟子回忆起那极度可怕的场面,即使时隔多年,也不禁下意识的苍白脸色打了个寒颤。
    他嘀咕:“都说剑修主杀伐,凶戾难近……要我看,道载学宫那群整天读圣贤书的家伙更可怕,一肚子坏水。”
    叶进:“可不是。所以我让你们离那个张雪霁远一点。昨天师妹不是都说了吗?那家伙是道载学宫的人。”
    “虽然他不会修行,但道载学宫那群老头子护短得很,他要真的在哪里出了点事——你看着吧,那群嘴上骂他小废物的学宫弟子,隔天就能把那块地上的活物骨灰都给扬了……唉我在给师弟们训话呢,你拽我袖子干什么?”
    弟子:“不是!小师妹好像也来了!!”
    叶进一惊,也忘记了继续说道载学宫的坏话,连忙探头往外看去——只见前方纪棂月穿着白裙的背影,正在快速接近更前方的谢乔乔和戚忱!
    叶进:“她来干什么?快快快把她拉回来……”
    “别啊,我热闹还没有看够呢。”张雪霁单手按着叶进肩膀,往下一按,笑眯眯,“唉你刚才那句话还没有说完呢,别突然停下来啊。”
    叶进仰起头,看着他笑眯眯的下垂眼,表情变得尴尬起来。
    糟糕,说人坏话被抓现行了。
    前面谢乔乔和戚忱好端端走着,纪棂月突然就冒出来,拦在两个人面前。
    戚忱神色一肃:“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你在房间里好好反省吗?”
    纪棂月还是有点怕自己家小师叔的,闻言缩了缩脖子,垂着脑袋:“我、我已经反省完了……”
    谢乔乔绕过纪棂月,继续往外走。
    戚忱皱眉看了纪棂月一眼,快行几步追上谢乔乔。纪棂月被自己小师叔看得心虚,但也快步追上了谢乔乔,两个人一左一右,刚好把谢乔乔夹在中间。
    谢乔乔原本在心无旁骛的边走边吃薄荷糕,直到此刻,她似乎也察觉了微妙的不对劲。
    她嚼着糕点,左转头看见戚忱,右转头看见纪棂月——谢乔乔花了好几秒来回忆这个女的是谁,但是没想起来。
    不过对方脸上没有那标志性的三粒小雀斑,所以首先排除绾绾小姐。
    谢乔乔把糕点咽下去,准备说话——戚忱头皮一麻,虽然努力装出风轻云淡的表情,但握着自己佩剑的手指却不自觉收紧。纪棂月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眼珠子乱转,都不知道自己该看哪里会显得自己比较像正常人。
    在两个紧张到随时都要拔剑的年轻剑修面前,谢乔乔温吞开口:“你们先走吧,我走后面。三个人并行,太挤了。”
    直到此刻,谢乔乔也没有发觉戚忱和纪棂月其实都是来找自己的。
    她只是觉得这个狭窄的小路,三人并行真的很挤。而且拿糕点吃也很不方便,感觉自己一抬胳膊就会撞到旁边的人。
    戚忱和纪棂月皆是一怔。
    谢乔乔已经主动后退两步,让二人并肩而立。
    她又拿了块薄荷糕放进嘴里,语气平静的催促:“快走吧,我还要赶快出府去办事。”
    “……”
    气氛莫名变得尴尬起来——纪棂月万万不想和戚忱并肩而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