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0页

    他又变得和哈巴狗一样讨好:“虫皇的位置让你一半如何?你我并肩统治。”
    宁浅“呵”一声:“你先老实交代,我再告诉你。”
    诺维恍若未闻,像个疯子一样又哭又笑:“好兄弟,快告诉我。我也想像你一样,做一个健康的雄子。我连站立久了都疼,我后背现在就疼得厉害......呜呜呜......”
    他又开始尖叫,可怕声音从喉咙深处挤出:“快他妈告诉我!我艹死你啊!”
    上将大人:扇他。
    “扇他。”宁浅说。
    小花,曾经的17号,立即冲上去,对准啪啪甩了两个大嘴巴子。
    “当当”两声脆响。
    宁浅:“......你打面具上了。”
    小花一怔:“抱歉。”
    伸手就去摘。
    饼干和美丽一左一右紧箍着诺维,诺维根本使不出精神力,完全躲不开。
    “不———”伴随野兽受伤般的低吼声,以及血肉撕扯开的噗呲声音,面具掉了。
    宁浅这才知道为什么巨雌打那么狠,都没能把面具打下来。
    被亲哥哥反复实验,受到严重过量药物影响,诺维的整张脸已经没法看了。
    ......几乎没有完好的皮肤,到处密密麻麻长满血红肉瘤,血肉就那么裸露在外面,和面具粘接在一起。
    小花这么一扯,面具上、诺维胸前、饼干和美丽的胳膊,全都被喷上了红白色的浓稠粘液。
    宁浅提前做过心理准备,但还是差点吐了。
    几名巨雌脸上露出天真的厌恶之情。
    连最熟悉诺维的布莱尔,都不愿意多瞧一眼。
    但诺维似乎没有痛觉,大家的反应却让他羞愧万分。
    “不———面具、面具还我......”他断断续续发出呜咽声。
    宁浅忍下胃里不适,忍不住将目光移向诺维的猩红斗篷。
    他的驼背......将斗篷撑起一个小包,让他看起来很高大。
    小花注意到雄子视线,伸手就去扯。
    “别——!”宁浅并不想。
    然而已经晚了。
    巨雌动作迅速,斗篷被扯成几半,丢弃在旁。
    格外瘦小的身躯露出,那后背......
    宁浅觉得自己的眼睛要瞎了。
    他终于控制不住,跑到一旁干yue起来。
    就在同一时间,铁门被狠狠踹翻在地,发出巨大的一声“砰——!!!”
    银发雌虫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他似乎在外面等候多时,这才挑选了一个时机进来。
    “小浅!”季沐冲过去,扶住雄子。
    “宝贝!”宁浅回身扑进熟悉的冰雪玫瑰怀抱里,大口呼吸。
    季沐护好雄子,扭头去看。
    精神力压制松懈,地面上的怪物爬了起来。
    “我、要、杀、死、你———”诺维顶着发育过度的畸形骨翼,精神力暴涨,妄图殊死搏斗。
    季沐不悦:“你恶心到我了。”
    他正要行动,却被宁浅拉到身后。
    下一秒,雄子跳起来,照着扑过来的诺维一个漂亮的旋转飞踢!
    这一脚凝聚了极为凶悍的精神力,竟然直接将诺维直接砸进地面,生生砸出一个半米深大坑!!!
    坚硬的泥地碾碎成细石,诺维瘫倒在坑底,骨头全碾碎了,奄奄一息。
    “啊啊啊啊啊——”巨雌们愤怒了。
    他怎么敢、敢对美丽的雄虫下手???
    小花怒吼一声,六名巨雌狂暴上前。
    他们精神力低下,但是一个个力大无穷。
    血肉被生生撕碎,犹如巨型蜘蛛的黑色骨翼从后背直接拔出,用肉掌碾压。
    黑色污臭的脓血撒得到处都是。
    “唔......”宁浅再一次跑到墙角边,这次真的吐了。
    ......
    五分钟后,雷霆带着几名兄弟抵达。
    蓝发副官看到是这样的情形:
    六名近三米高的伟硕雌虫浑身又脏又臭,扭扭捏捏站成一排,一副做错了事的懊悔表情。
    布莱尔缩在墙角,神情涣散,白大褂上满是尿渍。
    空屋正中间一个大坑,坑里的腥臭浓液难以描述。
    而自家老大正搂抱着小宁同志,站在最远处一片干净空地上,嘴里低声哄虫。
    “哎没事没事啦......不怕不怕啦......”
    雄子:“呜呜呜宝贝怀着蛋,他怎么能对你动手......”
    上将大人:“是啊,我家雄主好厉害,好强!”
    雄子:“呜呜呜宝贝美美地就可以了,怀着蛋就不要动气了......”
    上将大人:“是啊,以后都要小浅保护了呢......”
    蓝发副官打了个哆嗦。
    兄弟们:“噫!”
    一时间分不清,这个房间里哪一处景象更瘆虫。
    宁浅听到声响,从香喷喷的雌虫怀抱里探出毛茸茸的脑袋:“嗨......雷霆,你们来了啊。”
    他是真的哭了,鼻子还挂了一个鼻涕泡,季沐竟然就那么让他在怀里蹭。
    雄子浓浓鼻音带着歉意:“小花他们有点激动,把诺维弄没了......额,幸好布莱尔也知道很多......希望接下来对审判不要造成影响啊......”
    雷霆:“......”
    确定了,这一处最瘆虫。
    “小宁同志怎么哭了?”大家诧异同时,迅速将巨雌和布莱尔都套上手铐和脚铐。
    --